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 > 历史> 影像馆
  • 改造场:60年代的无人监狱

    《改造场》是来自西北的摄影师闫亮围绕宁夏平罗监狱拍摄的系列作品。2016年春,闫亮由于工作原因去到了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县的太西镇面会客户,被爽约的他四处闲逛,无意闯入了废弃的平罗监狱。“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闫亮下意识地边走边拍,并决定制定一个拍摄计划,持续拍摄平罗监狱的现貌。拍摄项目至今仍在进行中。阅读全文>>

    02017/02/17
  • Joel Meyerowitz:街拍半世纪

    Joel Meyerowitz是纽约著名的街头摄影师,出版过多部作品,曾获古根海姆学者奖,并执教库珀联合学院,其作品也曾多次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2012年是他摄影生涯中的第50个年头,为此,他将作品整合出版了作品集《慢慢来》(Joel Meyerowitz: Taking My Time)。阅读全文>>

    02017/02/16
  • 史诗般的视角拍摄真实西伯利亚

    “In Siberia”是 塞巴斯蒂奥·萨尔加多(Sebastiao Salgado )长期拍摄计划“Genesis”的一部分,在这个拍摄项目中, 萨尔加多 以史诗般的视角记录了西伯利亚北部游牧民族涅涅茨人原始的生活状态,整组作品拍摄于零下35度的环境中。阅读全文>>

    02017/02/15
  • 活着的那年:斯卡尔思的街头魅影

    ​2008年,杰弗里·恒森·斯卡尔思(Jeffrey Henson Scales,1954— )被诊断得了前列腺癌。作为一个艺术家,这时候的斯卡尔思来到了一个转折点:癌症和摄影同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多年中,他曾经是歌手蜜妮·莱普顿巡回演出的经纪人。而当莱普顿于1979年死于癌症之后,他退出了为音乐家巡回演出的经纪人行列,将全部时间投入到了摄影中。阅读全文>>

    02017/02/15
  • 理查德·普林斯:直播时代的截屏—摄影—绘画

    2017年1月13日,就在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职典礼前一周,美国摄影师及画家——更准确地说,“挪用艺术家”;或更通俗些,那个“偷”艺术的人——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在推特上宣布:“不是玩笑。2014年11月14日,它卖给了伊万卡·特朗普,她付给我36000美金。这钱现在还给她。现在她拥有一件赝品。”阅读全文>>

    02017/02/13
  • Tom Chambers:魔法世界

    Tom Chambers,美国摄影师,1985年毕业后成为一名设计师,直到1998年开始正式将摄影作为职业,曾经获得 Critical Mass、Gala Award 等摄影奖项。阅读全文>>

    02017/02/10
  • Rineke Dijkstra:并不简单的肖像

    一个站在海边穿着绿色泳装的少女,神情姿态像极了波提切利画中的维纳斯,这应该是多数人对Rineke Dijkstra的印象,可能也是唯一的印象。如果看到博物馆或者画廊中展出的她的照片,特点很明显,两个字形容就是:大,冷。因此自然而然的会把她的照片和Richard Avedon,Thomas Ruff这两个人联系起来。不过稍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和另外两位的拍照意图完全不同。阅读全文>>

    02017/02/09
  • 草原如画 生活如诗

    说起内蒙古,人们自然地就把这个地方和那广袤的大草原联系在一起,广阔的草场、悠闲的牛羊、奔驰的骏马、悠扬的牧歌……这些都是人们对于草原和草原生活最初的印象。阅读全文>>

    02017/02/08
  • 遥望熟悉的异域:《明星》川岛小鸟写真展展评

    前两天正好看到办公室的桌子上放着一本由ナナロク社出版的川岛小鸟的摄影集《明星》,由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撰写推荐语,画册轮廓由梯形构成,内页则为纵横穿插排列,整本画册翻下来,给我的感觉是“好像又找到了拍照的初衷”的一时幻觉,照片内容则为川岛自2011年往返台湾时所拍摄的生活碎片,即便说,这辑图册是拍摄于异域的图景,但真的鲜有猎奇之心,从中能够感受到川岛小鸟赤诚的热爱。阅读全文>>

    02017/02/07
  • 何伊宁:英国当代摄影中的伦敦东区影像

    世界上只有一座伦敦,一座令人耐人寻味的帝国之都。然而作为大英帝国的首都,伦敦却从未获得过英国城市地位,其核心区域的伦敦市(City of London)及西敏市(City of Westminster)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如今,我们通常意义上所理解的大伦敦包含了伦敦城、西伦敦、东伦敦、南区和港口。其中,在历史上,东伦敦是工业革命后形成的工业区和工人住宅区,如今在有些区域,近一半以上的人口源于非白人种族。阅读全文>>

    02017/02/06
  • 挑衅的摄影家· 中平卓马

    1968 年 10 月,以多木浩二、中平卓马、高梨丰、冈田隆彦为中心的摄影同人志『PROVOKE』创刊(从第二期起,受中平之邀,森山大道加入)。『PROVOKE』意指挑衅,他们对话语、摄影表现,更对「看」这一行为激进地提出问题。刊物卷头上这样写道。阅读全文>>

    02017/02/04
  • 我的父亲、母亲——Richard Billingham

    理查德·比林汉姆(Richard Billingham),1970年9月25日出生于英国伯明翰,著名英国影像艺术家,画家。在1990—1996年间,他用手中的相机为自己的家人——酗酒的父亲,肥胖和纹身的母亲——拍摄了一千多张私密性的家庭快照照片,以此整合成一本名为《雷的笑声》的画册而被人们所熟知。阅读全文>>

    02017/02/03
  • Roger Minick:《观光客》纪实

    Roger Minick从1976年开始“观光客”系列的拍摄,一直持续至2000年。也是出于巧合,当时,他被邀请在位于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安塞尔·亚当斯工作坊授课。相比名山大川,那些激动着要留下到此一游照的美洲游客们,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此后,他便常常前往许多美国的风景胜地,诸如尼亚加拉瀑布公园、总统山、自由女神像、帝国大厦、黄石公园……为这类特殊人群留下不同寻常的到此一游照。阅读全文>>

    02017/01/24
  • 加里宁格勒,夹在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俄罗斯飞地

    虽然拥有新闻摄影工作所需的语言天赋,Peter Marlow(彼得·马洛)却不是一个摄影记者。最初他是一个有进取心和颇为成功的年轻英国摄影师,并于1976年在巴黎加入Sygma(西格玛)机构。 当他在20世纪70年代末期接受辗转于黎巴嫩和北爱尔兰之间的工作任务时很快发现,他对目前的工作缺乏必要的欲望和动力。阅读全文>>

    02017/01/23
  • 我们的身体,在网上——Instagram时代的女性主义影像

    在今天,成为女性主义艺术家需要什么条件?这是个难题,也因此而重要。第三波女性主义(或第四波、或后女性主义、或对当下的其他名称)的决定性教条之一,即对定义的不懈抗拒。无论你的作品是抽象摄影或者地下业余色情片(stag film),加上了女性主义标签,那就是女性主义的。阅读全文>>

    02017/01/22
  • 黑白摄影独特艺术语言和创作概念

    当前,或许有人会认为黑白摄影是过时的东西了,不错,五彩缤纷的色彩以诱人的风采再现自然现象时,让人目迷五色、眼花撩乱,之所以大家对彩色的喜爱是可以理解的,当五光十色的世界以动人的魅力使人沈迷其中时,由于过份重视色彩反而忽略了影像本质与价值,如果能冷静观察周遭,把视觉感受放弃一部份时,您能看到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黑白的影像。阅读全文>>

    02017/01/20
  • 艾米莉·舍尔:景观,自在生活

    这些照片是我在世界各地的各种机遇中拍摄下来的;有时候我去那里为了工作,有时候则是为了度假。这些照片不是关于我的生活经历的理想化了的画面,它们们所呈现的是我的一种有意识的选择,而这些选择反映了我会如何去记忆事物。阅读全文>>

    02017/01/19
  • 宝丽来的历史:辉煌,性与狂妄

    Bonanos从宝丽来那无关摄影的出身开始追溯宝丽来的历史(一开始偏振滤光镜是用在太阳眼镜上的),一直到最近,从几次让人羞愧的破产重组到现在的重生。大部分故事是围绕着其创始人埃德温•兰德(Edwin H. Land),他几乎可以称作是那个时代的乔布斯,一个梦想家。阅读全文>>

    02017/01/18
  • 让你目瞪口呆:燃烧的火山摄影师

    什么是摄影的“最高境界”,看看上面这张疯狂的照片,看看这位异常执着的仁兄:摄影师Kawika Singson在超近距离拍摄火山时浑然不知自己的鞋子和三脚架受不住炙热的温度开始燃烧融化了!阅读全文>>

    02017/01/17
  • 吉尔的《共存Coexistence》

    2012年,多产且极富天赋的英国摄影家史蒂芬·吉尔(Stephen Gill)受邀在卢森堡的后工业化小城迪德朗日做一次摄影的实践,这座小城是曾经是欧洲钢铁工业的中心。在这一主题的拍摄过程中,他聚焦于一个严重污染的池塘,曾经用于钢铁熔炉的冷却,在用微距镜头关注水的细节的同时,也拍摄周边城镇的日常生活。阅读全文>>

    02017/01/16
多彩笔记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