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资讯>影馆

Hector Olguin的《金鱼》

发布时间:2017-01-10 16:5912 浏览
从摄影家海克特·奥吉恩(Hector Olguin,1970— )的新系列《金鱼》中可以感受到一种让人沉下去的力量。每一幅画面中的男人或者女人的身体,经常处于运动的状态,性感或神秘,似乎从鲜明而具有强烈对比的色彩中浮现出来。

从摄影家海克特·奥吉恩(Hector Olguin1970— )的新系列《金鱼》中可以感受到一种让人沉下去的力量。每一幅画面中的男人或者女人的身体,经常处于运动的状态,性感或神秘,似乎从鲜明而具有强烈对比的色彩中浮现出来。然而这样一种动静之间、色彩对比之间的融合,却没有让这一系列的画面有雷同之处。画面从影调结构到丰富细节的融合以及复杂的信息传递,给人眼花缭乱却不乏深度的诱惑。于是在情感诱惑和理智分析之间,在被动接受和主动参与之间,构成了一次次智慧的探索之旅,直达想象中的世界。

画面由纷繁复杂的元素构成,它们之间相互补充又相互冲突,都和摄影家的主题密切相关。其实他所创造的和搭建的这样一个性格的框架,正是他自身个性多样化的折射。男人和女人都以同等的姿态出现,在看似日常空间的呈现中显现出夸张的力量,尤其是在隐藏了人物脸部的细节特征之后,给人以更为广泛的象征的力量。当然你会发现,每一张画面的服装和道具似乎都是来自一个不同的星球,在一张张似乎渔网笼罩下的“金鱼”,呈现出这个世界信息纷乱的迷惘。

摄影家出生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前期几乎都在拉丁美洲旅行和生活,2002年移居巴黎,作品开始在一些重要的画廊展示。后来也曾经在葡萄牙的波尔图生活和工作,自己一直像是一条水中的金鱼在世界上漂浮。从这一层意义上理解,他的作品也许就是对自身漂浮感的一种解读,从而和观众形成可能的对话。

其实这一系列也是和摄影家先前的作品密切相关的,包括早些年他的当代舞蹈影像的实验,以及他对服装道具的时尚魅力的探索,正是影像中的动感和时尚交融的魅力所在。当然,“金鱼”系列可能走得更远一些,更具有丰富的象征性的意味隐含其中。随着他对这个世界的困惑感到越来越严峻,也使他的作品变得更为激进。与其说我们面对的是一组肖像画面,还不如说我们被卷入了模特儿和环境的纷繁复杂的漩涡,如同进入了一张色彩、肌理和相互叠加的网络。这样就使得模特儿在画面中若隐若现,和我们的视线若即若离,更强化了作品意义的复杂性。于是至少在形式上,我们感受到了现实与抽象的互动,强有力的呈现。

当然,这样的表达方式是和他的拉丁美洲文化背景密切相关的,甚至于在这样一种华丽的色彩背后,模糊和虚幻甚至暗示着死亡的逼近。金碧辉煌和行尸走肉之间已经失去了距离,情欲的膨胀逐渐达到高潮的结果也许就是最后的死亡。于是观众也在这样的两极摇摆之间,不由自主。

奥吉恩的作品本质上是一种身份的质询,试图在时间的拓展中延伸新的可能。其实这样的质询从法国的生活就已经开始了,他已经选择了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影像构成,包括黑白的,纪实的,直到今天的“金鱼”,让我们再一次进入个人化的创造空间,体验艺术对于这个世界的无限可能性。

来源:网络

评论(0)
更多>>相关阅读
  • 街头摄影名家都去哪拍照?

    对布列松的研究很多,但有没有人关注过他在巴黎喜欢在哪儿溜达?再比如,摄影疯子温诺格兰德又常出没于纽约的哪个片区?我们对此做了一个粗略的地点研究。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在巴黎 生活在巴黎的布列松几十年来在巴黎的各个街区陆陆续续地拍摄,我们选择了布列松1

  • 大画幅摄影的开放美学

    摄影是什么?自从摄影发明以来,这成了一个问题。它并不因为摄影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再是问题。事实上,随着社会语境的变化和时间的流逝,这个问题不断浮现出来,重新被人们讨论和思考。对它的重视程度和解答差异也折射出不同地域文化的差别和观念距离。

  • 阮义忠:最重要的就是 坚持初发心

    采访_鲍利辉 岳静雯 整理_朱净宇 谈台湾摄影,不能不提阮义忠。 阮义忠是当代著名摄影家、摄影理论家和评论家,1950年生于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一个木匠家中,读高中时立志远走高飞,做一个知识分子。多年以后,当他拿起相机面对当年千方百计摆脱的乡土时,才

多彩笔记
  • 二维码